關於部落格
~喵‧素食‧有機生活‧心靈記事
  • 593158

    累積人氣

  • 8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放鬆又認真的生命~默照禪七心得

臨行前,我問Jimmy還有什麼話要告訴我,
他淡淡且認真地說:
「你能打完七天就不錯了,不要因為想念DuDu就跑回家。」
哼!這麼小看我,不過,還真了解我!

法鼓山正式的禪堂落成後,我一次也沒來過,
但出乎意料地,
報到完,就感受到陣陣睽違以久但熟悉的禪七味道,
在這股安定的氛圍籠罩下,心,很快地就安定下來。

或許是珍惜這次的禪七機會,
也或許是Jimmy耳提面命「行住坐臥方法都要綿密」產生效果,
頭兩天身心都算安定。(「方法」指禪修練習的方法)
默照的方法--「放鬆、體驗呼吸、然後只管打坐。」
第三天晚上我就感覺方法有用得上,體驗到呼吸的順暢與放鬆,
這對我而言已算莫大的進步。
於是,好高騖遠的我又開始起了大大小小的妄念:
「呵呵…是誰說我會打不完這禪七的?!
或是「哇!這次都沒有昏沉耶,終於可以身心統一了嗎...」
原本還算平靜的心,竟只因這小小的進步而開始小雀躍,
然後慢慢興奮起來,於是,那晚,我失眠了…連續幾天也都失眠...

雖然失眠,但或許是抓緊每次用餐完的時間休息,精神還不錯,
加上這次禪七的內容動靜皆有,是過去禪七沒有過的安排,
例如戶外森林步道或草皮經行甚至還有溪邊打坐,
讓我可以轉換用方法的心情。


(「經行」是在行走當中體驗禪修的方法。「慢步經行」意在專注體驗行走的感覺,「快步經行」則透過快跑的速度來達到心無妄念。照片引用自「法鼓山禪部落」)




●放鬆又認真‧「一朵小花」的啟示



過去由於方法用得過於緊張,
我始終不懂,什麼叫「不管妄念,回到方法」。
每當發現妄念時,我總是很快地斥責自己一頓,
然後”用力”繃住頭皮呼吸,沉重並仔細分析呼吸的感覺,
深怕又被妄念給拉回去,
這方法用久了,每每只覺心很累,頭好痛。


在一次的森林步道經行中,
我運用「小參(向法師單獨請教禪修相關問題)時,法師教的方法走路,
即「知道『我在走路』就好,而不是注意走路的感覺」。
走著走著,心情的確安定,步履也踏實輕快,方法用得頗安適順暢。
此時,眼角撇見轉彎處冒出一朵小花,
「嗯..一朵花..」腦袋還沒來得及多想,就隨著既定的步伐繼續往前走。
沒一會兒,我恍然悟到,這不就是「不管妄念,回到方法」?!
看到路旁的小花(妄念)沒關係,
繼續往前走(用方法),小花(妄念)自然會過去。


這樣的體會不但對我之後用方法有幫助,
也讓我體悟到,過去,我總是「用力」認真地在過日子,
或許,今後,我可以「放鬆」卻也「認真」地過日子!




●是福是禍?認真的歐巴桑無敵!



剛進禪堂,我就被坐在前面的歐巴桑給吸引住。
她在座墊上擺滿了手錶、手帕和幾條毛巾(禪坐用,平常一人一條),
然後每次打坐前,她總是要把蒲團又捶、又揉、又打,就怕不夠鬆軟。
很多焦躁的小動作就好像第一次打禪七般。


由於這次是高階禪七,
在禪堂普遍高度安定的氣氛中,歐巴桑的動作更顯得突出、擾人。
剛開始我只是有點小疑惑但不以為意,
但後來,法師建議我們張開眼睛打坐以減少妄念,
讓眼睛宛如廣角鏡頭般,容納眼前所有的景象,
但不能特別聚焦某一點。


我張開眼睛,就看到歐巴桑胖胖的身體一直扭來扭去,
盤坐沒一會兒,就跨坐在已被打得遍體麟傷且變形的蒲團上,
身上的衣服穿了又脫,脫了又穿,不停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偶爾會嘆嘆氣拿起手錶看時間,還會不時向我右後方望去,
甚至就直接在座墊上前後彎腰拜起佛來。


我實在無法不注意這位「非常忙碌」的歐巴桑,而忍不住閉起眼來,
卻又發現妄念更多,只好張開眼睛,試著用方法。
但內心卻不時地湧現一波波煩惱「我該不該換位置?」
「還是向監香法師(管理禪堂秩序的法師)求助?」
「這歐巴桑是不是跑錯地方啦?」
「她應該很快就會受不了提早離開吧…」。


某個晚上,看著歐巴桑依舊扭來扭去,用著奇怪的姿勢打坐,
我突然想到,這歐巴桑年紀和我母親差不多,
不說我媽根本不會來參加禪七,她要是來了也待不住吧。
而這位歐巴桑明明腿痛得無法安定,還是待到了現在。
霎時,我對自己先前的想法感到羞愧。
如果我方法用得好,就不會被歐巴桑的動作給影響,
說到底,是自己的方法用不好,和歐巴桑其實沒關係,
甚至,我被自己妄念所轉的情形,比歐巴桑的干擾還嚴重呢!
那次以後,我便用比較平等的心來與眼前這位「很引人注目」但卻「很認真」的歐巴桑背影共處。


話雖如此,在歐巴桑離座去拜佛時,
內心還是會忍不住小小竊喜,
正要把握這難得的時刻趕緊用功時,歐巴桑很快地又回來了,
「啊~怎麼這麼快?!」
原來歐巴桑不是去拜佛,而是跑到窗邊看一下風景而已…



●從懺悔感恩,到徹底放鬆



一般打禪七都是前三天度日如年,後四天快馬加鞭,
所謂「倒吃甘蔗」,隨著方法日漸熟練而漸入佳境,但我這次卻相反。
前四天雖未能真正掌握「只管打坐」的竅門,方法卻也用得堪稱平穩,
反而到了第五、六天,身體開始障礙不斷,
常常一坐就從脖子、後背到尾椎整個僵硬疼痛,痛得無法「只管打坐」。
白天方法不順已夠挫折,到了晚上更總是全身發癢,精神超好而睡不好,
甚至第六天晚上更是一整晚都睡不著!


那晚,內心除了急切焦慮外,
還偶爾伴隨著一波波恐怖心及無奈想回家的心情。
這種從未發生過的現象,讓我想起師父書上的一句話:
「有時若禪修產生身心障礙,要勤拜佛消障礙」。
猛一驚,「這會是所謂的障礙嗎?!」


總護法師(主持整個禪七者)提醒禪眾打坐如果昏沉,可以起身到走道拜佛。
於是,每每一到晚上,走道上總是滿滿站了好幾排人在禮佛,
有一次,甚至有人拜到「倒地不起」,趴在地上就打呼了起來!
每當這時,我總會慶幸自己這次身心安定,可以抓緊時間用功。
而此時的失眠讓我不禁警覺到,或許這次不尋常的失眠就是我的障礙!


想到此,內心開始為自己的遲鈍與自滿感到慚愧。
過去我也曾在禪七或法會中,產生一些特殊的身心不調,
但因為次數不多,我也就不以為意,未曾真正打心底老實拜佛。
而這次的失眠及發癢或許就是再一次的障礙了吧。


是障礙現前,就接受它吧!畢竟,障礙也是自己造成的。
「睡不著就算了,用功不起來的話,明天好好拜佛就是了!」
想著想著,內心就安定踏實了不少。


「原來,我是個修行有障礙的人……」這幾年,自己從來沒有老實修行,
被工作和眾多興趣牽著跑,日子過得安逸散亂、習氣橫飛。
而自己禪修不得力,卻嫁給一個禪修工夫好的人,
不但沒有把握機會提升自己,還在修行上無法給予對方任何協助…,
瞬時千般愁緒湧上,往事一幕幕現前,眼淚也隨之潰堤。


這一晚雖始終未能入眠,
但內心卻因為慚愧覺醒,而將自我放下了一些。


隔天早上,失眠造成全身痠痛和滿心慚愧,當我盤算著要撥空拜佛時,
法師為我們播放師父的開示影片,
當螢幕大大地出現開示主題「懺悔感恩」時,
我驚訝地一震「有沒有這麼巧啊?!」
已經記不得師父開示時說了什麼,
只知道每一句話都深深擊中我那蓄積一整晚的慚愧糾結。
在接下來的懺悔感恩禮拜中,我前所未有地投入,
痛哭流涕,誠實面對自己,
在心中一一對被自己傷害過的人頂禮,
也一一對有恩於我的人頂禮。


禮拜完後,心中仍有一件懸繞已久的遺憾未解,
於是我去小參,請法師接受我的發露懺悔。
感恩法師慈悲應允,
讓我對自己所造成的過失,在多年之後仍有機會得以懺悔。


因緣巧妙。小參後,隨大眾快步經行,
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無暇去回味紓解剛懺悔後的盈滿情緒,
身心都被法師急切的口令催促「快!快!再快!沒什麼好顧慮的!」
跑到腦袋一片空白、身體緊逼到極限時,
法師驟然大喝一聲:「停!放下!沒什麼好放不下的!」
霎那間,我的煩惱、我的執著、我一直念茲在茲那些有的沒有的,
也隨之真正的放下了!內心一片海闊天空,心靈徹底獲得解放!


(照片引用自「法鼓山禪部落」)

 

如果不是這次的障礙,我不會真正體認到自己的渺小與不足。
如果沒有師父開示和懺悔感恩禮拜,我無法這麼清楚看見自己的過失。
如果少了後面的快步經行,我便無從感受徹底放下後的輕鬆與自在!


因緣,似乎總是有它巧妙的安排,
而我要做的,便只是接受它,然後用心體會就好



●過程就是結果、現在就是全部



我具有一般企劃人常見的特質---善於規劃、分析、用最小的資源做最多的事、隨時檢核進度、求勝不服輸、追求成就感。
這些在社會上看似好用的能力,在禪修中便形成最典型的障礙---想過去想未來、用頭腦去用方法、想走捷徑、將心待悟期待妙境、妄念紛飛。
也因此,我的禪修工夫始終沒有進展。

民國86年到90年間,我打了五次禪七,
收穫很多,但大部分都和禪修無明顯相關:


第一次/大專青年禪七/法鼓山
腿痛到抽筋,一直懷疑繼續打下去,腿應該就會廢掉。
每天都想走,只因為四週沒有一個人離開,
就這樣「輸人不輸陣」硬是「ㄍㄧㄥ」到最後。
但也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管不住」自己的心。


第二次/大專青年禪七/農禪寺
剛辦完兩梯營隊就進禪堂,整整昏沉了三天,
每天望著窗外的藍天白雲,一直盤算著解七後要每天吃冰來犒賞自己。

第三次/中階禪七/農禪寺
第一次看到有人一坐就是一整個上午,無比羨慕,
也因感受到禪眾安定的氣氛,而開始乖乖用功。

第四次/高階默照禪七/法鼓山心靈環保教育中心
發現到自己「得少為足」的狀況,
並開始體會到用方法的好處及正確的心態,
但耳邊一直被營區外的選舉廣告車給干擾「豪氣面對萬重浪……拜託拜託拜託!請投給1號,1號***」。

第五次/大專青年禪七/靈泉禪寺
「裝模作樣」而自找苦吃!
因為太多認識的朋友一起來打七,為了做他們的模範而用心保持威儀,
忙著不理會他們的攀談,走路「抄手」走直角。
便秘四天後,才終於發現,原來最緊張的是自己!

(「抄手」: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和「走直角」一樣,是於禪堂間走路攝心的方式。)


看著自己過去的禪七體驗,不見用功在方法上,徒見「妄念」一堆!
過去總是將禪七當作「保證班」,
平時不打坐,總期待打個禪七就能剋期取證、享受妙境。
雖然這種事從來沒有發生過,自己也沒有預期中的金光閃閃,
但禪七就是這麼奇妙,參加時,每天都想要走,
但到後來總是會痛哭流涕,心懷感恩且瘦了一圈、身心都輕盈地離開。
(瘦一圈是因為我每餐都會用心體驗,故而速度慢,吃得也少,
 且不用晚餐,以免晚上打坐昏沉。根據經驗,一週會瘦個兩公斤左右。)


因為,法鼓山的禪七,
除了提供足以攝心的軟硬體,讓我們可以安定打坐練方法外,
每天早晚都會安插聖嚴師父的DVD開示,給予我們恰如其時的提醒,
建立正確的禪修心態和生活態度。
偶爾的經行活動及日常的出坡(打掃),
也提供機會讓我們學習將禪修運用在生活中。


因此,在法鼓山禪七中,就算禪修工夫駑鈍如我,
也總是能一次次地沉澱自己、一次次地看清楚自己,
然後越來越了解自己、越來越發現自己的渺小、
同時卻也越來越肯定自己的價值。

 這次禪七,我仍然沒有重大的突破,
但聖嚴師父開示提到,
「成功就是起點,失敗就是經驗、過程就是結果、現在就是全部」,
讓我從更務實長遠的視角,來看待自身的禪修學習。
尤其,經過師父提醒「每一次都是全新的開始」後,
我也開始學習用新鮮的態度來用方法,進而體會到些許的放鬆與安定。


過去,我是個不喜歡打坐,只是對禪修徒具信心而心嚮往之的人,
而現在,我開始有點小小喜歡打坐,
更期許能常常以默照禪的原則「放捨諸相,休息萬事」,
作為往後修行及生活的基本態度!


聖嚴師父圓寂後,我發了兩個願,
其一就是希望自己能收攝這幾年來的散亂,和Jimmy一起精進行道。
透過這次禪七,我相信,我已經開始了!




【禪修資源推薦】
想學禪修嗎~歡迎到法鼓山初級禪訓班初級禪訓班二日營
法鼓山禪部落
法鼓山最新禪修課程與活動




【相關文章】
悅心於禪 焦慮止息~禪修活動心得
生命中這兩天~2001年法青禪修營心得
用禪法,過生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