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修行的喵

關於部落格
~喵‧素食‧有機生活‧心靈記事
  • 551388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要「溫柔生產」,死要「安寧療護」

過去,有三年多的時間,
我曾在臨終關懷領域推廣癌症末期的「安寧療護」,
在這過程中,深刻感受到,原本是要拿來救人的醫療措施,
卻因為過度使用,反而導致末期病人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不斷經歷尊嚴喪失、生活品質下降、身心痛苦不堪的過程。
而會有這種情形,不單是整體醫療環境的問題,
還包含民眾對死亡的陌生、資訊不足、過度依賴醫療,
無法自主地為自己規劃生命末期的醫療及生活,
故而全盤將生命交給醫療人員安排。
(但事實上,ㄧ般醫療人員對末期病人是無力的!)

因為安寧療護的推廣,這種情形已大為改善,醫療界也多有改革,
但離全民普知的目標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因為民眾過度依賴醫療的習慣不容易改變,
對生命品質的認知也很陌生。
雖然,已經有很多末期病人在安寧療護照顧下,
有尊嚴、舒適、有準備地朝下個生命前進,生死兩相安,
但還是有更多的末期病人無法為自己選擇(或不知道可以選擇),
而在最後一刻痛苦不安、掙扎遺憾!

有趣的是,離開臨終關懷領域三年多的我懷孕了,
在了解生產知識的過程,接觸到另種生產思維「溫柔生產」,
其重視「人本」、「善待母嬰」的精神及相關發展軌跡,
居然和安寧療護有諸多的巧合與呼應。
所以,接受「溫柔生產」的概念對我而言,
是ㄧ種自然不過且熟悉的事,
但也發現就和安寧療護ㄧ樣,
產婦過於依賴醫療,即使知道了「溫柔生產」,也會因為「還是和大家一樣比較安全」而選擇不親善的生產方式,甚至因為無從比較,而認為自己所遭受的粗暴有害行為是醫療人員在"幫助"自己!

我無意批評選擇ㄧ般生產的產婦,大部分的產婦都是順產平安的,
只是,在同樣都可以「平安」的前提下(甚至更平安,減少剖腹風險),
如果可以少接受ㄧ些不必要的醫療介入(例如打減痛分娩、催生),
多做ㄧ些事(例如選擇最適姿勢生產、延後斷臍帶...),
為自己和寶寶多謀ㄧ些福利不是很好嗎?

我相信生死有命,會因為生產而導致死亡是命中注定的事,
不會因為選擇醫院、診所、家裡、或是「溫柔生產」、「ㄧ般生產」而有差別。(註)
但是,過程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式生產,讓生產多ㄧ些品質,卻是自己可以決定的。

※註:這是指ㄧ般健康的產婦,高危險產婦理所當然要到設備完善的醫院生產比較好。


●「溫柔生產」VS「安寧療護」

 溫柔生產安寧療護
背景

















醫療體制不相信母體原始的生產本能,而將特殊醫療介入套用在所有的產婦身上。而產婦們普遍也都沒有生產的自信,故也都無異議地接受這些常規生產流程,使原本極其自然的生產過程變成了一條工廠的生產線,從待產開始就一律執行灌腸、剪陰毛、剪會陰、壓肚子…過多原本不必要的醫療介入,造成產婦有被剝奪自主、行動自由的感受,而且每個人都處在一種隨時可能剖腹生產的狀態。大部份的產婦回憶起來都視生產為血腥可怕、且痛苦不堪的過程,但卻也根深柢固地認為這種痛苦是必然的。
※很多常規只是便利醫療人員,或只對特定高危險產婦有需要,但卻對ㄧ般產婦及嬰兒有害。


醫療體制面對「末期病人」通常束手無策。向來只學救「生」的醫療人員,武功用盡後,只能繼續給予一般無效但卻對病人造成身體極大痛苦的常規醫療行為(例如化療、急救),或只能放棄病人。導致末期病人生活品質下降、身心痛苦不堪、喪失尊嚴,家人筋疲力竭。末期病人及其家屬在沒有選擇的情形下,只能一直處在死亡威脅及求醫焦慮中。大部分家屬回憶起陪伴病人的過程,都是痛苦且不捨。
※很多常規醫療處理只適用於ㄧ般病人,但用在末期病人身上,只是安醫療人員及家屬的心,非但對病人無實質效益,反而造成生活品質低落及身心痛苦。
理念













‧強調母親才是生產過程的主體,應重視母親的需求和選擇,除了高危險產婦需特殊醫療介入外,ㄧ般產婦靠著天生的生產本能反而使產程更順利,並在生產過程中增加身為母親的信心。
‧協助產婦充分瞭解生產過程,針對自己的需要及想法,訂作一個屬於自己的生產計畫(包括是否要灌腸、剃除毛髮、生產方式等)。
‧讓每位母親都能充分被尊重,以自然、安定、適合自己的方式生產,迎接寶寶來到安詳、充滿愛的環境,並聯繫整個家庭。讓準爸媽擁有更正面、更受尊重、更值得一再回味的全新生產體驗!
‧當身體的治癒已不可能時,應減少無益且痛苦的醫療處置,進而提昇身體舒適、生活品質與尊嚴,並在病人及家屬的心理上給予支持與協助,讓末期病人的身心靈均受到良好的照顧。
‧協助病人認識死亡,並參與規劃自己生命最終的安排(包含心願完成、不急救意願、預立遺囑及後事規劃...)。
‧讓病人的意願充分被尊重,體認此生的生命意義,以自己想要的方式,離開人世,這過程也能形成對家屬的悲傷輔導,達到生死兩相安。
醫病關係分娩是自然的過程,不是「生病」。醫療人員不應將每個產婦都當成「病人」,而應重視醫療行為對母嬰身心的影響,尊重「產婦」的自然產程及期待。死亡是人類必經的過程,醫療人員應充分認知到醫療的侷限,不要只重視病人的「病」的處理,而應重視病人身為「人」的需求,尊重其整體身心靈的品質及生命自主權。
相關迷思探討




‧會陰剪開術為必要(事實上產婦做好準備,及選擇自然的生產方式,會陰撕裂程度很小)
‧動輒施打「無痛分娩」與催生(只有特殊產婦才需要,對ㄧ般產婦和胎兒都有害,容易延長產程導致剖腹。)
‧在醫院生產最安全?(低風險產婦在醫院生產接受常規醫療介入,反而容易造成剖腹率增加)
‧打點滴(無法被病人吸收,反而造成病人水腫及不適感)
‧急救(只適用猝死者,用於身體衰敗的末期病人,會造成巨大的傷害,延長的是痛苦的瀕死期,而不是有品質的生活。)
‧死在醫院比較安心(生命最後階段在熟悉的家中活動直到往生,反而能享受較高品質的生活)
重要性正向的生產經驗,會影響母親和寶寶一輩子,包含情感連結、情緒穩定、智能發展。且在進行生產準備的過程中,母親也經歷一段自我了解與整合超越的歷程。有意義、有準備地臨終,能令病人走得安心沒有遺憾,甚至創造生命的高峰經驗(願望達成、靈性體驗),而家屬也能感到安慰,即「生死兩相安」。
推廣速度





很慢。
因為大部份產婦無從比較(因為大家都一樣)且都能平安生產,所以會將這些帶來不便的醫療處置視為理所當然,不覺得有問題,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有更好的選擇。(因為看到小孩生出來就很安慰,且覺得幾小時的生產過程中就算痛苦也很值得) 
較快。
因為大部分家屬經歷過家人往生的痛苦過程(尤其親眼看到急救慘狀),所以較容易接受安寧療護的「生命品質」觀點。


 


我不是反骨、特意與眾不同,
只是,我相信在生命的開始到結束之間,
都要能夠清清楚楚,有意識、保持覺知地參與每個過程,
為自己作主,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用心做準備,
然後泰然面對各種變化,在無常中體會放下
如此,不管過程順不順利、好或壞,
自己都能從中學習、成長,進而超越!

因此,
生命的初始~我選擇對自己和寶寶都有益處的「溫柔生產」,
傾聽身體和寶寶的節奏,自然且清楚地經歷分娩過程,
不只是要安全,也要合理與善待。

生命的過程~我努力於自利利人的「佛法」與「禪修」,
讓自己透過觀念和體驗,認識自我、成長自我、放下自我,
用智慧來處理事,用慈悲來對待人!

生命的末期~我願發揮生死相安的「安寧療護」精神,
及時做準備,圓滿此生的意義,
讓自己和家人經歷一場實實在在的告別,
劃下圓滿的句點,然後微笑啟程!

當然,「想要」不等於「能夠」,
無論我們怎麼準備、怎麼選擇,總也會遇到不盡人意的結果,
但起碼努力過這一遭是值得的。
就像聖嚴師父說的,
「成功就是起點,失敗就是經驗、過程就是結果、現在就是全部」
至於「結果」呢?就試著學習隨緣放下囉!


【 相關資訊】

◎關於「溫柔生產」
溫柔生產/新自然主義公司出版(已絕版)
溫柔生產協會/溫柔生產
台灣女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讓生產充滿尊嚴與能量~我選擇「溫柔生產」、水中生產

◎關於「安寧療護」
安寧療護相關資訊(蓮花基金會)
善終~人生最後的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