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修行的喵

關於部落格
~喵‧素食‧有機生活‧心靈記事
  • 551388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夠久!66小時的生產紀實/水中待產

●會提早還是延後?
預產期是12/15,但我希望小淨能在12/10出生,
因為那天剛好是我15年前往生的大弟生日。
大弟往生時,我曾叫他來當我的小孩(但後來卻是一點也不想生),
懷孕前我曾夢到大弟,懷孕後,預產期竟然和大弟的生日很接近,
這種巧合讓媽媽不禁感嘆「如果沒緣份當我兒子,來當孫子也很好」。
於是,從那天起,我每天都跟小淨叮嚀「媽媽希望你是來修行的,六根具足、身心健康,是對社會有用的人,長大後最好可以出家…然後,可以的話,希望你可以在12/10出生喔….
為了表示我是個開明的媽媽,
我還不忘補上一句:「不要太勉強,你自己決定啦!
我不是真的想把大弟生回來(多希望他早就在淨土修行),
而是希望藉此撫慰爸媽心中最深的痛!

38週產檢照超音波,醫生說小淨的頭圍太大,已達9.8cm,體重3400g,最好能早一點生(頭圍達10cm就需要剖腹),
為了促進產程,醫生建議我回去多作”蹲姿”運動,
可我不想,因為我擔心因此過早在12/10前就生…
但過了幾天,我有點擔心會過期(超過40週生),
所以開始努力作蹲姿運動了。

●產兆提早出現,陣痛也可以不痛!
作了兩天的”蹲姿運動”後,
12/5晚上將近十點,肚子開始傳來一陣陣輕微的、類似經痛的感覺,
我驚覺「莫非這就是所謂的產兆?!離12/10還有五天,太早了啦!…痛感不強…希望不是..」。
隔天(12/6)一早開始出現些微落紅,還有幾次拉肚子,很明顯是產兆了,
晚上到預訂生產的「新莊樂寶兒診所」檢查,確定進入產程,
已經開指1cm,但還不到入院標準的4cm,須回家繼續等。
明知道不可能拖到12/10生,我還是不放棄地對小淨喊話:「我們一起加油,媽媽希望你可以撐到 12/10…」,
誰知道,才剛要離開診所,痛感突然猛地加強,
一開始,我還能透過上課學的呼吸法(吸十吐十) ,
以及搖骨盆(即搖屁股)來緩解陣痛的不適,
但後來,越來越痛,痛得我嚎啕大哭,差點上不了車。
回家後一樣是哀嚎到難以入睡。
到半夜,突然想到老師上課提的「FTP模式」(詳參下方說明),
我知道這樣叫下去,一點幫助也沒有,
反而只會讓身心更緊張,痛上加痛!
於是我又老實地提起呼吸法,這次更努力地將心貼在呼吸的感覺上,
很奇妙地,之後的陣痛,都不會很痛,
回歸到類似一開始的悶痛感,而我也終於慢慢睡著。

有了控制陣痛的成功經驗,
隔天(12/7)起床後,我又試了一些上課教的減痛方法,
最有效的就是坐「生產球」搖骨盆,減痛效果只能用「神奇」來形容!
陣痛一來就搖,讓我這段期間的陣痛都維持在可接受的程度。

(※FTP模式:陣痛不如想像的痛,因為人體會自動分泌腦內啡來減痛,但如果早就預期會疼痛,就會全身緊張,導致疼痛,這就是所謂的「FTP模式」~因為恐懼Fear-->造成緊張Tense-->導致疼痛Pain」)

●「開指」無敵慢,痛到不得不認命!
12/7整個白天都是坐在生產球上渡過的。
平均十分鐘痛一次,慢慢地增加到五分鐘痛一次,
將近晚上六點,陣痛則變成三分鐘一次,每次痛一分鐘,連續一小時,
於是我又信心滿滿地前往醫院。(這就是「三一一法則」,當陣痛達到這頻率,通常已開指到可入院的標準)。
出乎我意料的是,居然只開到一指(2cm)!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到現在整整44小時,
我的子宮頸總共才開了2cm而已!!
這麼長的時間都夠三、四個產婦生完小孩了,
我光開指就這麼是怎樣?!
(是的!這時候我完全忘記自己曾「很傻很天真」地想要拖到三天後才生咧….)

總之,我又被「退貨」了!
但我實在不想坐40分鐘的車痛回淡水,再坐40分鐘的車痛回新莊,
所以決定直接回新莊的娘家待產。
奇怪的是,和先前一樣,才剛要離開診所,陣痛級數又升高,
同樣是讓我痛得飆淚不已,
我這時才終於「認命」地跟小淨勸導:
「媽媽好痛啊,不等了,你還是早點出來好了!
(後來聽老師說才知道,醫院的環境容易讓產婦緊張,導致陣痛加劇,所以最好別太早到醫院。)

回到娘家,爸爸看我痛成這樣很心疼,一直勸我剖腹算了,
而媽媽則一臉無奈地坐在我旁邊。
這個時候坐生產球還是很痛,
為了怕家人難過,我不敢叫出聲,
只能扭動身體,並請Jimmy幫我做「輕接觸按摩」,
就這樣痛到晚上十一點多,我又再次前往醫院碰運氣,
YA!這一次終於開到二指(4cm),可以入院待產了。

●水中待產,陣痛的救星!
終於可以進入「樂得兒產房」(LDR,待產、生產、恢復都同一間)待產。
當護士在浴缸中放好溫水後,我迫不及待地跳進去,
霎時整個人身心都放鬆了起來。
尤其陣痛來時,靠著水的浮力,身體重量減輕,
能更省力地調整各種姿勢來緩解疼痛。

於是,我一邊聽著懷孕常聽的CD「慈經」,
一邊在水中伸展身體調呼吸。
這當中的舒適讓我誤以為陣痛不過如此而已,
直到上產台作內診,我才知道,原來陣痛還是很的啊!
這差別之大,讓我一點都不想再離開水面了!

不過,由於產程拖太久,
護士還是數度要我上產台進行胎心音檢測。
我知道上產台就要被綁住至少20幾分鐘不能動,
陣痛來臨時一點辦法也沒有,
而且胎心音會有準確度的問題,
往往誤判而導致緊急剖腹(詳參這裡),
於是我拒絕了,堅持要護士用手持式檢測器直接在水中聽胎心音,
為了避免醫護人員困擾,我們還主動寫了切結書,自己承擔風險。

雖然陣痛有減輕,但開指還是”秉持傳統”地慢!
12/8早上六點,早班護士來內診,
子宮頸只有開到三指,到了中午還沒開到四指,
是怎樣?!護士都輪好幾班了,我怎麼還賴在產房等開指!
媽媽說可能是遺傳,因為她當年痛了四天四夜才生下我姊姊。
(媽啊!我可一點也不想破妳的紀錄啊!)。
待產期間,爸爸和姊姊都陸續來看我,爸爸還是勸我剖腹,
而姊姊則是心疼地眼眶含淚勸我打無痛分娩,
被我拒絕後,還忍不住到病房外跟醫護人員發飆並責怪我固執。
果然,待產期間還是少讓親人探視,以免嚇到他們啊。

●脫離現實的時間感~產房中的禪修體驗
醫院待產期間,我偶爾入水中,偶爾坐生產球
Jimmy則是穿泳褲在水中幫我hold住身體,
或坐在產球後方幫我作「輕接觸按摩」。
此外,他還會觀察我的狀況,適時用言語來引導我:
「這是你一生中很重要的修行時刻…..每一個經驗都不會重來….. ….surge(陣痛的代替性說法)來臨時要將心安在呼吸上….surge過去後放下一切休息休息…不要看時鐘,時間不重要……你過去學習的都不會白費…嗯...surge來了繼續搖 surge停了就休息….
這些宛如催眠式的碎碎念給了我很大的幫助與引導,
讓我在這段艱難的期間,心中不想別的(更沒空罵老公),
就是專心用方法(搖生產球、調呼吸)。
陣痛一來就當作是禪坐的腿痛,
將心從痛處拉回到方法上,不讓自己的注意力緊跟著痛。
而陣痛也像禪修時的妄念現前,起來了終會過去,
過去了不去追憶,便能讓自己放鬆地處在每個陣痛間的間隙。
於是我可以在每次陣痛間短短的一分鐘甚至幾秒間,
放下恐懼與緊張立刻入睡,直到下一個陣痛來臨,甦醒,並提起方法。

這段期間,時間感變得很不真實,
過得很快(幾個小時的陣痛就像幾分鐘),
也過得很慢(每次短短幾秒間的休息就像睡了一覺,有時還會作夢)。
這種狀態很有幫助,因為,陣痛有多痛是小事,
但痛很久,久到有天荒地老、前途茫茫的感覺,
就會讓產婦生不如死、宛如被凌遲!
所以,感覺痛的次數少、休息的時間多,才能夠長期抗戰~~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要命的1cm!
為了讓產程加速,經由醫生建議人工破水後,
子宮頸果然很快地開到8cm,但卻更痛、更密集更難受!
幾秒就痛一次,每次都好像有人拿著榔頭,持續敲打我的骨盆!
且此時的陣痛又比之前多了一種「想用力」的感覺,
但卻不能用力(以免子宮頸腫脹,阻礙胎兒通過),
於是,痛的時候,身體會不由自主拱起來、身如刀割!

痛著痛著不知道經歷了多久,子宮頸又不開了....
醫生內診後真相大白,原來小淨的頭大於我的骨盆腔,
雖然他已經很努力地鑽(頭都變尖了),還是下不來,
因此,即使該用力的時間還沒到,
醫生還是要我開始上產台,直接憋氣用力幫助小淨往下降。
但是,小淨的頭不但大,還沒對準子宮頸,
所以當陣痛開始時,護士必須伸手進去幫我撐開子宮頸。
過程聽來很恐怖,但可以用力對我而言是一大福音。
就這樣,我就在陣痛開始-->護士撐開子宮頸-->大便般地憋氣用力-->陣痛完畢護士內診的循環中,用力了好幾十次,還是沒有動靜。

終於,醫生進來宣布我不可能靠自己生產,也無法在水中生產,
必須上產台藉由真空吸引和推子宮頸的方式,來將小淨生出來!
而這個前提是小淨必須再下來1cm才有可能,
如果連這1cm都下不來,我就必須剖腹了!
剖腹?!我堅持了這麼久,難道命中注定要吃傳說中的「全餐」嗎(陣痛也痛到,剖腹產後也痛到),有沒有這麼心酸啊?!
這1cm聽起來短短的,對當時的我而言卻是世上最遠的距離,
醫生和兩個護士再度輪流進來幫我撐子宮頸,
用力了幾十次,還是沒進展。
由於先前破水發現小淨有解胎便現像,
為了怕引起吸入性肺炎,
醫生面色凝重、堅定且小心翼翼地告訴我:「我們直接進產房,作最後一次用力好了,如果再下不來…就要…直接剖腹喔…」。
聽到這個宣判,我倒是異常地鎮定,
反正歷經了這麼久的陣痛,已經沒有甚麼事可以嚇到我了!
我也早就有聽命行事、聽天由命的心理準備。

於是,當我被移到產房用力時,
心中想的就是「用力!用力!用力!老娘拼了!」。
用力到腦袋呈現一片空白,
不久,終於聽到醫生歡呼「太好了!我們可以自然生產!」,
這1cm竟然成功了!
醫生快速地幫我打局部麻醉剪會陰,
當陣痛再度來臨時,我嫻熟地用力擠~~
(當然熟啊,別人是只要用力幾次就生,我可是用力了數十次耶!)
隱約還看見醫護人員用手肘推我的肚子,
一陣混亂中,感覺到一個東西從身體咕嚕掉了出來。
「YA!這應該就是了!」
我看見醫生抓出了一個全身油亮亮青白色的東西,
不一會兒,就像電視情節般,迸出一陣「哇!哇!哇!」的哭聲,
醫生熟練地用一種器具夾住小淨的臍帶後,讓Jimmy親自「剪綵」,
並很快地將小淨稍微擦拭一下,就放到我身上了。

看著懷中這個陌生的、全身滑溜溜的、
在我肚子裡生活了九個月,但卻「很不熟」的「小人」,
我生疏且「害羞」地輕喊著「小淨乖,我是媽媽喔…
奇妙的是,一聽到我的聲音,
原本哭得很用力的小淨立刻就不哭了,平靜地躺在我身上。
這時候的我倒是沒有太多的情緒與感動,
腦袋還是呈現空白狀態,
只是,抱著抱著有點無聊了,
突然回神想起之前驗唐氏症機率偏高一事,
趕緊問Jimmy,小淨看起來像不像唐氏症,
知道是正常後,我終於放心了!


小淨體重3160g、身高53cm、頭圍34cm
(因為他努力地鑽,所以頭變尖,沒想像的大)


雖然早已知道生產會有各種狀況發生,
但卻完全沒料到會生這麼久,
久到我都快和護士產生感情了!
在古代,我的情況應該是「難產」的一種吧。
還好之前上了「催眠生產」,讓我對突發狀況有個底外,
加上醫護人員專業的判斷與協助,
以及Jimmy冒著爆肝風險的”超專業”陪產(護士都說可惜Jimmy是男的,不然可以考慮去當產房護士了。)
讓我得以順利度過長期的陣痛,並且有效保留力氣到生產的那一刻,
不然,我可能會因為力氣用盡而不得不剖腹了!

將禪修的觀念和方法運用在生產上,是這次能順產的關鍵之一!
雖然我過去禪修方法用不好,
但對於妄念和痛楚的辨識與因應還算熟悉,
加上Jimmy的引導,這三天的待產就像進行了三天的禪修,
雖然產程遲滯有點沮喪,
但身體和腦袋大致上都處在放鬆與安定的狀態,
即使後續獲知開指沒進展、可能需剖腹,也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這點倒是讓醫護人員覺得挺特別的。

身心的放鬆讓我得以花最小的力氣待產,
將體力保留到最後生產的時刻還有剩!
因此,雖然經歷了66小時的生產過程,
產後,我的氣色卻比之前還好,沒有什麼疲憊感,大家都很訝異。

回首這段從懷孕到生產的過程,內心愈覺得感恩與幸運。
到目前為止的人生中,
就屬這一段時間最密集受到眾親友的照顧與支持。
懷孕期間很順利的我(沒孕吐、抽筋、水腫…),
卻經歷了少見的辛苦生產過程,
讓我從中看到禪修對我的幫助,
也看到自己未來在生產經驗可以給別人的幫助。
更重要的是,歷經這些快速的因緣變化,
我更能體會聖嚴師父所言「隨順因緣、把握因緣、創造因緣」的意思。
此外,因為深刻體會到身體變化的無常與無能為力,
我那堅固無比的死個性,也顯得比以前更為柔軟了「一點點」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當「媽」!
而我居然還真的平安生下了小淨,
一切都像作夢般的不真實,
我知道,從這一刻開始,我的人生正式轉了個彎,
未來將有更多的「無常」等我接招,而我也會變得更有承擔!

●Before & After 我的「溫柔生產」體驗
1.雖然最終無法如願水中生產,但水中待產卻帶來很大的”減痛”功能,強烈推薦!
2.關於「
生產計畫書」的執行情形:由於先前就有和醫生達成緊急突發狀況的共識,因此,除了以下情形,大部分都有按照「生產計畫書」在走,讓我得以盡量在一個舒適的環境,用自己想要的方式來進行生產。
子宮頸開指太慢,為了避免胎兒窘迫並加速產程,所以採人工破水-->破水後發現小淨有解胎便,所以當時有上產台作胎心音檢測-->小淨的頭大於我的骨盆,必須採取真空吸引、壓肚子-->真空吸引會快速將胎兒吸出,容易導致會陰撕裂嚴重,所以必須剪會陰-->由於小淨在羊水中解胎便,所以一出生就有使用吸球,且無法如願「當臍帶停止跳動時斷臍」。
3.為了不想剪會陰,所以我產前三週起,每天都作「
會陰按摩」,以增強會陰彈性。雖然最後還是得剪,但可能是彈性好的原因,整個癒合期都沒什麼痛感,且癒合良好且快速。
4.勤作「凱格爾」,內診完全不會痛!由於之前上課,老師提醒我們要常作「
凱格爾運動
」,吸氣從一數到五,再吐氣放鬆從四數到零。如此,在護士內診時,便能讓身體自然吐氣放鬆,內診就不會痛。這是真的!在我第一次確認開指時,護士還特別小心地提醒我內診會痛,要忍耐,但當內診結束後,護士看我面不改色,很是訝異,還特別稱讚我很安定。對於凱格爾的熟練也讓我之後待產期間,經歷無數次內診也都不會痛,真的是太有效了!


【相關文章】

讓生產充滿尊嚴與能量~我選擇「溫柔生產」、水中生產
生要「溫柔生產」,死要「安寧療護」
如何選擇合適的醫院與醫師
完整有效的生產準備~催眠生產
產前產後都要做的「凱格爾運動
保護會陰免於裂傷的「會陰按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